关良:我真不是信手涂鸦啊

关良,关良,我真,不是,信手,涂鸦


关良
(1900——1986)字良公,广东番禺人擅长水墨戏曲人物画、油画等兼通音乐、戏剧
文/画 关良

一味模仿自然对象,艺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但我也并不过分强调变形,变形的目的是为了写神,是为了概括对象,是为了强调形体的感染力所不得不采取的手段,并不仅仅是追求形式的变化。
在中国的传统艺术中,“变形”是早已有之的。无论诗词、戏剧、绘画无不在表现对象的特征上独具匠心。而人民群众对这种变形、夸张也完全能理解、接受的。变形更不是胡扯乱来,信笔涂抹,而是抓住对象的特征加以艺术的概括、夸张、提炼而进行表现。明代八大山人的画就是变形的,他画的鸟眼睛是方的,但特别有精神。陈老莲的画也是变形的,他的人物画确能传神。所以我说变形是可取的。
关良,关良,我真,不是,信手,涂鸦 关良《舞狮图》 44.8cm×77.5cm 1977年
关良,关良,我真,不是,信手,涂鸦 关良 孙悟空大闹天宮
“笔墨”……这是构成画面最基本的东西,也是画家认真研究的艺术手段。在中国画的传统技法中,“骨法用笔”是“六法”中很重要的一法。
我个人的创作体会是:笔墨运用当向古今中外的有成就的艺术家学习(包括日本以至西方,也有善于用笔用墨的大家),……有自己与众不同的面目。石涛说得好:“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。”
我的用“线”自有我的特点,绘事上许多常见的、娴熟的技法如圆润、流畅、刚劲、挺拔并不为我所取。
关良,关良,我真,不是,信手,涂鸦关良《祢衡击鼓》 79cm×35cm 纸本水墨设色 1943年 

点赞(0) 打赏

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