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张晓刚的新作

谈张晓刚的新作

(文 / 崔灿灿)


女性的肖像、吊灯、浴缸,是《镜子2号》里的全部形象;相连的椭圆形,倾斜的透视,露出一角的场景,将形象推向空间,某个含混的境地。像画面里绿色的墙裙,那个景象对我颇为熟悉,也似曾相识。这种场景在张晓刚新作展中极为普遍,你一定在生活中目睹过相似的情形。

张晓刚,谈张晓刚的,新作

张晓刚《镜子2号》,142 x 112 cm

2018 ,纸本油画,纸张、棉线拼贴

摄影:Guy Ben-Ari ©张晓刚


张晓刚,谈张晓刚的,新作张晓刚《镜子1号》 佩斯画廊纽约空间

2018年9月7日至10月20日

摄影:Guy Ben-Ari©张晓刚


我常常在张晓刚的画作中看到自己曾经感受过的气息,可能源于1990年代或更早,某个公立医院的病房中,或是苏式建筑的办公室里下午3点的阳光,它从社会主义大街上照射而来;也可能来自我的知识经验,某个电影的镜头,如《雾中风景》里悬置在海面的雕塑,一只列宁的手臂;或是小说中描述的场景,卡夫卡笔下的某个房间,雷蒙德.卡佛写作的目光;或者只是相似,无法明确的辨析。下午三点的光和1990年代一样的亲切,而又遥不可及。无论何故,我对张晓刚的作品都有一种真切的想象:在我凝视画面时,总是不可避免地与过去看到的一切,或是脑海中隐含的某个瞬间进行关联。


在众多真实反映中国政治图景的作品中,张晓刚的画作描绘了一个与现实有着差异的世界。叙事性和文学性,个体的私密和悲观,成为他个人创作的显著风格。以至于,我更愿意独自去观看他的个展,不同时期的作品构成的一个连续性时刻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刻,被政治图景遮蔽的意义才得以浮现:张晓刚的绘画超越了现实的存在,它将观者引入一个由阅读、感知、联想所主导的虚像空间。在空间和虚像记忆的迁流中,我们熟悉那些画面中的眼神、动作或是场景,但又像是自己的眼神、动作和呆过的地方。惊鸿一瞥之间,我们在镜子里开始阅读自己。


张晓刚,谈张晓刚的,新作张晓刚《凳子上的人1号》,2018,

纸本油画,纸张、棉绳拼贴,

187 x 82 cm

摄影:Guy Ben-Ari ©张晓刚

点赞(0) 打赏

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